当前位置:

首页 >

 时尚前沿>

 潮鞋市场狂飙突进之后如何归于理性

潮鞋市场狂飙突进之后如何归于理性

2019-04-01

来源: 杭州网 记者 敖煜华

作者:

敖煜华 摄

近日,号称“艺术家平台”的“C2C”平台毒APP负面消息不断。在黑猫投诉平台,涉及毒APP的投诉量平均每天增加十余条,目前总投诉量达到1051起。

毒APP知名度声名鹊起以及下载量与日俱增,侧面反映出的是SneakerHeads群体日益壮大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统计数据显示,早在2015年全球运动鞋代理商的限量版运动鞋销售额规模就已经达到了约10亿美元,到2025年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950亿美元。

被誉为Sneakers入门级应用,毒APP以鉴定品牌真伪为其核心,吃了一波红利之后开始陷入麻烦,这反映出的是炒鞋市场飞速增长背后,正在亟需标准和规范来约束这个行业健康、有序发展。

开栏语

“中年人炒股,90后炒鞋”这句过去的调侃已经成真。“鞋市”已经变得跟股市一样具有理财投资功能。

100年前开始出现Sneaker(球鞋)这个单词,伴随着NIKE打造的Air Jordan大红大紫,SneakerHeads(球鞋爱好者群体)日益壮大,围绕着球鞋产生了一个类似于证券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。一级市场上原价1899元的Yeezy“白斑马”在二级市场上价格翻了五倍,接近万元一双。

强烈的购买欲望、高昂的收藏价值,使得球鞋的投资价值与日俱增,品牌方、鞋贩子、鉴定师、资深爱好者、小白……共同构成了这个球鞋江湖。但是,行业“狂飙突进”开出了“恶之花”,售假、鉴定造假等问题层出不穷。

今日起,本报推出《大话球鞋之潮鞋江湖系列》报道,分析球鞋市场发展现状、寻找技术与球鞋结合、探索把握行业机会与挑战。

有人买鞋不用来穿,而用来炒

中签率不足千分之一,一级市场原价抢鞋难度堪比买房摇号

吃过中饭,同事们都准备小憩午休一下,刘洵却给自己手机设定了12点58分的闹钟,原来今天又是Adidas旗下的“yeezy Boost 700 V2”鞋子发售在线抽签日,时间是下午1点钟。“提早两分钟时间准备,我会提早在对话框输入身份证号码、手机号码等基础信息,等到时间一到立马发送,希望这次能中。”刘洵告诉记者。

每次有新鞋发售,刘洵都会第一时间参与发售抽签,但是中签率真的堪比杭州楼市买房摇号,低得可怜,“今年过年以来,已经参与了近10次抽签,但是目前一次都没中过。”刘洵也有点哭笑不得,所以他现在鞋柜里的很多球鞋都是加价从其他一些平台以及二手“鞋贩子”手里买的。

对于个人散户而言,产品渠道极度匮乏,以及新鞋发布后所需漫长的抽签排队,导致球鞋玩家想以原价在一级市场买到心仪的球鞋几乎不可能。于是类似“毒”“nice”“StockX”等平台开始大规模崛起,这就形成了球鞋的“二级市场”。

记者询问身边另外几位球鞋爱好者发现,每个人的手机上都安装有少则两三个,多则数十个球鞋购买相关的APP。“有的时候还会发动周围同事朋友一起帮忙抢,这样子中签的概率可能大一点。”刘洵笑着说。

二级市场交易衍生于球鞋文化,高价购买球鞋一部分是为了穿,一部分有保值投资目的。夹杂投资属性,鞋价自然会浮动。一双鞋在两三日内浮动数百元司空见惯。知名球鞋爱好者王征笑称:“如果关注很久的鞋有一天突然发现降价了,赶紧买,买入后价格很快又涨上去了,跟买股票一样刺激。”

原价不足2000元,转手翻5倍

明星带货、产品货量都是价格的诸多影响因素

“潮鞋文化一直都有,但固定在非常小的一个圈子里,可能整个杭州估计也就几千人,但是随着各大品牌开始营销以及消费升级,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这个圈子中。”位于中山北路的杭城知名潮鞋店Xsneaker负责人何小贱向记者介绍到。

“球鞋归根究底还是商品,商品最终的价格还是价值决定,但是市场供需关系会影响到价格涨跌。”浙江工商大学教授刘东升告诉记者,“但是球鞋作为潮流文化的一部分又是比较特殊的,很多时候天价球鞋是大量热钱以及本身的稀缺性造成的。”

此外,明星会带动某一款鞋行情突然火爆。根据去年10月阿里巴巴发布的《明星消费影响力报告》显示,仅去年7月到9月,就有超4亿人次在淘宝上搜索“明星同款”,平均下来每天有超过450万人次搜索。例如,坎爷Kanye West带火了“Yeezy”、Nike 的“Flyknit Trainer”和adidas的“Ultra Boost”等诸多鞋款,在潮流节目《中国有嘻哈》播出后,吴亦凡、潘玮柏上脚的球鞋也掀起了一阵球鞋热潮。

不过球鞋能火,根本原因还是来自球鞋品牌有意制造的稀缺感。想买一支限量版口红,可以代购可以上淘宝,但球鞋品牌只在特定渠道发售特定款式。

“几乎是他们想让什么鞋火就能让什么鞋火,品牌炒作有这个能力,包括它的运动员资源和明星资源。”何小贱告诉记者。

王征说:“每次新鞋发售,品牌方会刻意强调出货量,一旦市场有消息显示货量少,前期预售的价格就能实现原价的好几倍,一般来说低于六位数的出货量就属于比较稀缺了。”例如,Adidas的“YEEZY Boost 350 V2”的美洲限定色“Clay”出货量不足5万双,定于本月30日发售的这双鞋,如今各大平台的预售价格已经接近1万元一双,足足翻了5倍多。

“抢鞋真的太累了,如果不是有组织地抢,基本很难抢到。”还在上大学的球鞋疯狂爱好者小王表示,对于很多sneakerheads 来说,去二级市场找目标鞋款反而更方便。

火爆的球鞋二级市场催生假鞋生产链

真假掺卖、宰杀生客“小白”成为行业“潜规则”

不久前,一名消费者通过毒App以889元价格购买一双adidas Ultra Boost 4.0xParley Carbon海洋之心,自付顺丰邮费23元。收到鞋试穿后发现小半码,寻求客服更换时,被告知毒App是第三方平台,所有商品由卖家提供,平台收货入库提供质检与鉴别服务,因平台本身没有库存,所以不可以更换。当买家提出联系卖家要求,客服回应:“抱歉,因保护个人卖家隐私不能给您联系方式。”

产品差价过高、真假掺着卖都是球鞋行业的普遍现象。不久前,读者小彤在毒App上买了一双NikeAirmore液态银,收货后立刻拿到潮流运动装备的社区“get”上鉴定,发现该产品为假货。记者发现,全球限量5000双的“YEEZY350满天星”,在毒App上显示销量居然有5658双。

作为球鞋交易第三方平台,产品质检环节起到为产品背书的作用,消费者为何频繁收到假货?“球鞋真伪需要人工鉴定,缺乏统一标准,人为因素影响大,难免会有偏差,而鉴定师一般通过看、摸、闻的方式,也会舔,不同胶水味道不同,特殊材料舌头触感也有略微差异。”业内人士宋思雨告诉记者。

收藏:

Copyright 1998-2015 chinaleather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
91皮具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-1 京网安备 110101001168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:100044

库里32分詹浓轮休 勇士季前赛收官战大胜湖人
瓜帅:曼城球迷想进欧冠4强吗 赛程我无法理解
足协成立国奥备战小组:高洪波组长 郝伟替希丁克
温格:巴萨=三无球队 太依赖梅西 团队魅力不再
神了!父子一年多连中3千多次大奖狂揽6667万(图)
火箭鹈鹕均有意卢指导 但他们的条件卢不满意
孙兴慜:穆帅建议助我变得更强 我要多跑帮助热刺
足协成立国奥备战小组:高洪波组长 郝伟替希丁克
棋葩说:换杨鼎新来血溅五步 柯洁只能斗地主了
韩媒:中国国青想追上日韩澳?实力还不如老挝
佬牛解盘:布拉加主场坐和望赢 林茨客胜作胆
亚冠-塔利斯卡梅开二度郜林造三球 恒大4-0墨尔本
法里德26+14赵岩昊17分 广厦5人上双客胜上海
英媒曝瓜帅盯上“新梅西” 曼城2千万镑豪砸此人
孔卡晒照感谢效力所有球队 一细节凸显恒大地位
马术赛事如何提升地区马术水平?
詹姆斯霸气回怼公牛球迷:你女人为你丢脸-视频
斯威主帅:球员打出了我想要的东西 过程结果不匹配
库兹马恨死莫雷了!两大中国代言合同被暂停了
日本外战还得看井山 背水一战阻止新纪录诞生